杂食猪

乌合之众,情何以堪

安利一下海伯利安:

致蔺靖




一、如果阻碍太多,或许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我之前没想写这篇。因为想说的故事里说尽了。


刚才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忽然听到这首歌。一年多了,从陈大方,到梁帝,再到金陵三日,最后结在海伯利安AU,我觉得这个故事,讲到今天,终于也算讲完了。




脑这个AU的时候,我正在迪拜,飞机晚点,外头是荒漠,kindle里《海伯利安的陨落》翻到了最后一页。无聊,同旁边的人攀谈,说想去到沙漠里发足狂奔。


对曰:不认识路,沙漠里肯定迷路。


我说:如果和游戏里一样就好了,你遇到怪,说明你走对了路。


对曰:现实是,如果阻碍太多,或许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这话说得很扫兴,他法人民思考起来,从来都扫兴。




又过了一个月,我和阿沈陪父母度假。躺在沙滩上晒得发昏开始脑蔺靖,那时候前传还没有写完,我同阿沈说了从十二万开始的故事,甜党如她问我这对CP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要这么悲惨。于是就莫名其妙地想起那个小哥说的话,如果阻碍太多,或许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整个故事的开始,起源于一个“如果蔺靖原本无缘无分”的脑洞。




这个故事的原本脑洞是这样的。


胡八一与萧景琰是真正有缘的人。由于机神和人神的战争,很多人的命轨被扭曲了,于是蔺晨与萧景琰有了在十二万中的一世纠缠。蔺晨的不甘心使得他们在梁帝中得以继续。最后梦醒人死,蔺晨已不存在。陆放说的很对,金陵三日是梦的回归,是萧景琰的执念太深,那个蔺晨是他的执念所凝往生劫,而胡八一成了陌路人。这一次他们都放下了彼此的身份,终于能在一起。而海伯利安AU就是把所有的命轨扭转回正轨,蔺靖注定是陌路人,胡靖注定在一起。




后来写着写着发现我到底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蔺靖脑。




如果发现走错了路,就走下去吧。




二、爱是人类的答案




海伯利安是一个背景很宏大的科幻史诗,这篇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半安利半自娱自乐的借梗圆脑洞,所以大背景与海伯利安是一样的。当然海伯利安的三四部并没有将一二部挖的坑填上,有些设定也弃用了,这里只好用了一部分,然后拙劣地圆了一部分。




内核(人工智能)与霸主(人类政权)在千万年后征服了宇宙。内核创造了终极的上帝,理性之神或者机神,而人类通过群体进化,产生了感性之神或者人神。机神与人神爆发了战争,人神厌恶了战争,回到过去,想终止这场战争。光阴冢是他回到过去的方式,而机神为了阻止他,使用了梦回香和血刃,杀死刚回到过去的人神。所以说,战争在光阴冢打响,时时刻刻。




血刃与前面蔺晨手里的刀呼应,在刀冢中我写过这个故事。


梦回香是一个诱饵,用爱杀死爱。


听上去很玄学,不过目前似乎也有个量子纠缠的理论依据。机神无法战胜人神,因其无法预料爱,它是意外而玄妙的,唯有用爱本身杀死它。杀死言豫津的是他对父亲之爱的渴求,杀死于曼丽是她的恨,而她的恨来源于她破碎的希望。用希望和光明导出恨,然后杀死爱本身,实在是很有意思的事。


王天风不爱任何人,或者说,他悬在半空,慈悲地爱着整个人类。无法杀死他,他只有自己选择了死亡。


至于汪曼春,她的爱模糊不明,她的下落也在无数的时间节点中,不知去向。




而故事的中心,蔺晨和萧景琰,他们的爱是一切的变数,是人类的答案。


如锦瑟所言,血刃以绝对强大的力量控制了它的刀仆。谁试图逃离,谁必将受到惩罚。然而机神的幼稚之处就在于,他永远无法清楚的认识什么是爱,永远无法理解虽千万人吾往矣。蔺晨在灵魂的煎熬中扼住了刀锋,萧景琰在爱意中杀掉了情人。爱是多么复杂壮阔的事情,而机器竟不自量力到试图理解。




三、时间是神的游戏人间




整个光阴冢的设定是这样的。


它的周围布满了活动的逆熵场,它是时时刻刻的战场,蔺晨守在每一个战场,杀掉所有威胁,除此之外就是在一切时间的背后,无意识地看着所有人。




所以说,在梁帝中死去后,他漫长的千万年只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站在无数时间线后,无意识地看着萧景琰,救他出困。


第二件,站在所有可能性前,无意识地等着萧景琰,等他杀他。




然而蔺晨是一个生活在逆熵中的人,换而言之,他的未来是萧景琰的过去。当萧景琰杀了他,结束了他的未来,也抹去了萧景琰的过去。也因此,萧景琰说:对于我,花开过。对于你,花未开。




然而在他死前一瞬,在他忘记之前,过去与未来交错,花正开。




btw,应该算一件幸运的事,海伯利安AU中的蔺晨是没有明确意识的,不然要这样一个人接受这样的世界,太痛苦了。他只是无意识地看着一场场大火,认为花开了,每一次花开,他都见到萧景琰——除却第一次的蓟州城。




他最后找回了一瞬的意识,带着一双黑眼睛解脱,命享真死。死亡实在是一件缓慢又温柔的事。人方生方死,庆幸能想起他的萧景琰。




四、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我现在可以回答甜党如阿沈的问题,他们没有对我做什么,只是想让他们谈个恋爱。




如果不曾相遇,不会知道他们的过去曾经多么孤独。如果不是如此结局,他们也不会知道他们的人生还可以更加孤独。爱的存在并非仅仅地让人幸福,更让人痛苦,让生命充满变数,让人类站在一切的不可解释的至高点,就连神也无法理解和左右。




他们注定相遇,他们或许分离。会接受结局,或者奋起反击,这些都是两个人因为爱做出的最无怨无悔的选择,是命运和神都无法击溃的决心。


当春风出现在那个边城,当大方端上第一壶酒,当靖王在月下拔出长剑,当蔺晨从翘起的房梁上背负着月光跳下来,当他闯进他的轿子,从他出现在他的生命,定义彼此的就再不是神或者命运,而是彼此。人类在一切的不可控之前,总有着最后的可控:去爱人的欲望。




如果他们可以选择,我想,对于蔺靖而言,有多少的艰难险阻,就有多少爱无反顾。




附歌词: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我会是在哪里


如果我们从不曾相识


不存在这首歌曲




每秒都活着 每秒都死去


每秒都问着自己


谁不曾找寻 谁不曾怀疑


茫茫人生奔向何地




那一天 那一刻 那个场景


你出现在我生命


从此后 从人生 重新定义


从我故事里苏醒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你又会在哪里


如果我们从不曾相识


人间又如何运行




晒伤的脱皮 意外的雪景


与你相依的四季


苍狗又白云 身旁有了你


匆匆轮回又有何惧




那一天 那一刻 那个场景


你出现在我生命


每一分 每一秒 每个表情


故事都充满惊奇




偶然与巧合 舞动了蝶翼 谁的心头风起


前仆而后继 万千人追寻 荒漠唯一菩提


是擦身相遇 或擦肩而去 命运犹如险棋


无数时间线 无尽可能性 终于交织向你




那一天 那一刻 那个场景


你出现在我生命


未知的 未来里 未定机率


然而此刻拥有你




某一天 某一刻 某次呼吸


我们终将再分离


而我的 自传里 曾经有你


没有遗憾的诗句


诗句里 充满感激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我会是在哪里


如果我们从不曾相识


不存在这首歌曲



评论

热度(61)

  1. 杂食猪安利一下海伯利安 转载了此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