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猪

乌合之众,情何以堪

【蔺靖】琅琊客栈 第八集

狐狸老板娘:

哦凑QWQ一觉醒来收到惊喜?!看到是万二十不是十二万我就放心看了(不对)这篇画面感好强完全可以脑补出一组分镜啊,真喜欢市井日常啊又暖又甜啊啊啊我下去跑三圈先!


万二十: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都是故意的】




第八集【碧血灯,长街月,旧事莫提,前尘休问,叫碗小馄饨】




一、




蔺晨这个人没劲透了。




说好了要一起逛灯市,谁晓得他跑到哪里去了。




萧七抓了一副面具,本打算买两个,念及这人不讲义气,就只买一个,戴在脸上。一来好玩,二来,这京城里熟人多,抬头不见低头见,如果叫他老爹晓得他回了京城,那可就阿弥陀佛,呜呼哀哉了。




说起来,金陵城的七夕花灯节从来没这样热闹过。


早些时候在客栈里,听说这次是因为东洋的使团进京,圣上为显示我国帝都风采,兼欢迎外宾,所以搞得格外热闹。




有那种会转圈的走马灯,有用瓷器扎成的一条盘龙灯,还有满是东洋风味的小宫灯,还有各色京城特有的好吃的——这样热闹,你却不在——没福气!




二、




黑衣长街,月如霜。


有那么一瞬,蔺晨都觉得自己是多管闲事。




手里这把刀是十二个铜板从铁匠店收来的,有点破落,有点穷酸。人如刀,刀如人。


“刀兄呀刀兄,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人家都不喜欢这样落魄的。”




萧七也这样么?


这人天真,十足的少年气。没出过江湖,满脑子不切实际的英雄情结和侠义心肠。


他或许是喜欢的。他如果喜欢就够了。




出刀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想。


没想这一刀将怎样撕开他的前尘,没想这一刀将怎样搅乱他的后事。




三、




说真的,人有时候就是犯贱。




说了这人没福气,为什么还觉得他可怜。




蔺晨说起过,京城贵,路边坐着喝碗水都贵。那他想必没吃过马大姐糖糍粑。你说你都来京城了,没吃过马大姐糖糍粑,你不是白来么?


莫名其妙掏钱替他买了一份,心里又念叨着:“这家伙如果晚上不说清楚他跑哪儿去了,我就给他尝一口,然后当着他的面全吃了,剩下一口都不留给他。叫他有的看没的吃!”




他到底跑哪儿去了?




四、




平心而论,秦般弱实在无法相信这人就是蔺晨。




脚步虚浮,年纪也不大对,不过他就是从琅琊镇来的,就是住在客栈里,就是在客栈的登记簿上写了“蔺晨”二字。就算不是蔺晨,也与蔺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虽然有些眼熟,但总想不起来这人到底哪儿见过。


见过就见过,同我没干系。袖中刀我要定了。




五、




秦淮和京都大不相同,不过在伊贺浪川的眼中,没有不同。




都是背景,试刀的背景。




从他学刀以来,他只听过蔺晨。只有这个名字。学刀二十年,他的生命里只有两个名字,黑月和蔺晨。




黑月是一把刀,也是他唯一的主人和朋友。


乌沉沉的,拿在手上,映不出半片月,一颗星。


他把刀重新插回鞘中,借着月色望着灯市里穿行的蔺晨。


只有他,只是他。




大梁能人异士众多,也有刀客,也有好刀,却没有一个比得上他,传说里的他。




这把黑月三日前斩断过一把乌金宝刀。那人刀势凌厉,但失之于套路,世家子弟,无甚出息,守成而已。想必是家传宝刀,家传刀法,毫无创见。


两日前,斩碎过一把淬毒苗刀。那人刀上带毒,不值一提。刀本已能取人性命,额外下毒,必然是在刀法上疏忽了,轻轻松松就取了他的性命,毁了那把刀。


一日前,斩裂过一把凤嘴长刀。刀势慷慨,悲壮至极。算是十分有趣。那人他算是有点印象,端正守礼,愿赌服输。可惜他的刀上有牵绊,不纯粹。




今日,且允许我试您的刀。




六、




京城这几天不太平。




三天前,洛阳金刀门主死在了长庆坊。被人一刀斩断了家传宝刀,拦腰劈断,横尸街头。


两天前,苗疆五毒刀王被人五马分尸,残块顺着护城河流到下游,吓傻了一帮河工。


一日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刀王燕赵竟也死在了京城。同样的刀伤,同样的刀劲,同样的干脆利落。




萧景桓揉了揉额头,把上头的责令丢在一边。出门去——总好过在家听着老爹训斥他们无用,又训斥景琰那个小兔崽子没良心,跑出去大半年不回家。




七、




蔺晨他到底跑哪儿去了?




萧景琰逛到无趣,捧着一盏山河灯,坐在溪桥边。


说好一起出来溜达的,连吹自己出去考察别的客栈经营情况的言豫津都被他逮到和萧景睿在那儿套圈了,他怎么就见不到蔺晨的一点儿影子。




他是不是不愿意给言扒皮打工,自己溜了?


他是不是回江湖去了?


他是不是丢下我们了?


他是不是丢下我了?




扒拉着手里那盏山河灯,萧景琰忽然觉得七夕灯会没劲透了。




八、




便是在这里。




伊贺浪川望着溪桥边的蔺晨。


从客栈一路尾随到这里,越发觉得蔺晨其人深不可测。大梁讲究大隐隐于市,想来便是如此。他吃吃玩玩,竟看不出一点绝世高手的模样。只有面上的面具,想必是不愿别人知晓他的身份。




这里很好,适合试刀。


秦淮河边是刚装上的一排宫灯,月色溶在长街与河面,空气里还带着盛夏的木叶清香。


是我向您挑战的最佳背景。




除了这个大脑袋。




九、




“玩刀啊。”大脑袋笑了,“你这个大小,在金陵是违法的,报官就给你抓起来。”


伊贺抬眼看他。


“像我这把就不会,切切水果啊,剁剁肉都可以,当然了,你知道切水果和剁肉不能用一把么?”


“让开。”


“不让。”


“我有件要事。”


“我也有件要事。”


“我要去试一把刀,如果不想死,让开。”


“我的朋友在看花灯,不让。”




大头抓起衣服的一角,擦了擦十二文买回来的小破刀。


今夜的第九人,是你么?




十、




伊贺出刀了。




森森刀气,划破了夜空。仰面避过,仍是在脸颊上蹭了一道血痕。




有意思,多少年没被伤过了。




手擦了下脸,疼得龇牙咧嘴,然后舔舔手背——呵,我的血有点甜,大约是最近吃的都是糖醋烧法。




身影一闪,踏碎了两盏宫灯。伊贺的第二刀横劈而过,气势汹汹,宛如千顷波涛,排山倒海而来。


蔺晨跃入水中,只见刀势入水,虽力有衰减,但气势未休,于水面击起数丈高的水花。




可惜萧七不在,不然叫他瞧瞧这奇景。




从水面跃出,正对上伊贺的第三刀凌空斩下。




十一、




什么情况,那边有鱼在空中飞!


萧景桓和秦般弱同时往下游跑去。




十二、




被一刀划破喉咙的时候,伊贺其实是心满意足的。




这是蔺晨,他才是蔺晨,传说里的蔺晨。




毫不犹豫地接下他当空斩下的第三刀,任身侧的水面被刀势激得波涛汹涌,他也岿然不动。


身后是他的朋友。




然后和所有传说一样,带着诡异的微笑,揽上他的脖子,用十二文的一把破刀,割断了他的喉咙。


“刀法很好,可惜比我差了一点。”




十三、




萧景桓赶到的时候,只见到一个浑身湿透的黑衣人站在下游的浅滩上。




血浸透了附近的几盏宫灯,灯火透过染血的灯纱,映着月光下他的影子。漆黑的,被拉长的影子,压在一具曾在金陵夜晚的街头幽灵刀客的尸体下。


他的刀,一把短短的,已经卷了刃的刀,被他随意地丢在浅滩上。


然后拧干头发,双足一点,消失在七夕的月色里。




是蔺晨。蔺晨回来了。




十四、




小姑娘,你莫往前了,很吓人的。


我不怕!你让我看看嘛!我还没见过飞鱼呢!


有死人你也不怕?


我我……我不怕!看都不让我看,你怎么就知道我怕!就给我看一眼,不然我喊非礼。


……就一眼。




扒着萧景桓的胳膊,从他的肩头只看了一眼案发现场,秦般弱就知道:蔺晨,已经被引出来了。




那个……姑娘,看完就放开吧。




十五、




“哪儿来的两颗星星,掉进人的眼睛里了。”




手指探向下巴,掀起了他的面具。




萧景琰来不及反应,回过头来,只觉得脸上一轻,然后全天下的光亮一瞬间涌了过来,叫这满城的花灯都失了颜色。




“你这个家伙!跑哪儿去了!头发怎么湿了?脸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跟我说我给你出气!京城里还没有敢欺负我萧景琰的朋友的。”


“你再大点声,就把捕快引来了。”蔺晨笑嘻嘻地摸了摸脸,“乡下人没见过世面,想出去吃点小馄饨,结果迷路了,找不到你。”


“那你就等在原地大声喊呀!”


“听上去有点蠢。”


“不蠢。我跟你说,京城大着呢,你跟好了。如果走丢了,就等着,我回去找你。”


“不小心走远了怎么办。”


“多远我都回去找你。”萧七把糖糍粑塞给他,“没吃东西吧,先吃这个,小馄饨是不是?我等下带你去吃家好的。”


“要又好又便宜的。”


“我请客。”


“那要最正宗的!”


“没问题。不过我跟你说,你刚才看见没有,下游有鱼在天上飞啊。”


“吹牛。”


“骗你是小狗。”


“你叫几声?”


“我说真的。”


“我才不信。”


“你还别不信,我跟你说……你等等,京城是京城!卧虎藏龙你知道么?刚才肯定有绝世高手出现……你等等我……”




再等,馄饨都收摊了。


--------------------------------------------


题目越写越长我也是有病


Inspired by  @狐狸老板娘 的蔺靖无料明信片……美到哭……炸裂!!


以及喜欢的太太新开了蔺靖,幸福地昏了过去……


评论

热度(502)

  1. 一颗甜橘子狐狸老板娘 转载了此文字
  2. 兔斯米狐狸老板娘 转载了此文字
  3. 飘飘飘阿飘狐狸老板娘 转载了此文字
  4. 杂食猪狐狸老板娘 转载了此文字